图解青铜器之二:酒器

酒器常见有以下器具:

尊、罍(音垒)、壶、卣、觥(音工)、爵、觚、觯(音志)、角、斝(音甲);


晋侯鸟尊(古瑞特文化)

晋侯鸟尊,西周,山西曲沃晋侯墓出土。尊是盛酒备斟酌之器,尊多作成兽形,如犀尊、象尊、枭尊、驹尊之类,而且装饰华丽。背凿洞,便于注酒,加盖以防尘污。

罍,罍是盛酒酿酒之器。因铜器储酒时间长了会有毒,古人已知其害,故平时多以陶罍储酒,但宴请宾客时陶器又欠美观,故临时改用铜器。凡祭祖与立坛社稷用大罍和大尊,尊、罍二器多同时使用。成为中国祭祀文化中的一道亮丽风景。

 

壶,盛酒浆之器,其形仿自然的瓜瓠即瓠芦瓢。一般有提梁、两耳,大多无盖。

 

饕餮纹卣,西周早期,山西出土。

卣,盛酒器。较壶为小,形状近似。有提梁。袝(音附)祭用卣。(《周礼·春官》)

 

兽形觥,商代晚期,山西出土。

觥(音工),《诗经》屡言兕觥,可见其重要。盛酒饮酒皆用之。觥制作极为华丽,多做成动物形象,有的一器兼塑四十多种动物形象于一身。



爵,饮酒兼温酒之器。间有二柱,旁有耳,口前有鎏,口后有尾。二柱用以节酒,并非单纯为了美观,而是柱于鼻口有碍,不能一饮而尽。

 

觚(音姑),其形圆体、侈口、圈足。体有四棱,故谓之觚。商朝贵族饮酒风气极盛,铜觚流行,且制作精美。周禁酒,但宴享宾客仍少不了酒,所以仍需酒器。只是多以木代铜,所以显得酒器少。《庄子·天地篇》有云:“百年之木,破为牺尊,青黄而文之。”此可为周人以木为酒器的佐证。

觯(音志),饮酒器,形似瓶而矮。

 

斝(山西古瑞特文化)

角、斝二器皆三足一耳,形与爵略同。角,口羡而无柱,上多有盖。斝(音甲),口圆而有柱,饮酒器,甲骨文写作,上象柱,下象足,形似爵。造型精巧,装饰华丽。

 

 

 

版权所有:解州关公铜像|山西古瑞特文化艺术有限公司 备案号:晋ICP备10002133号-4
技术支持:九曲网